高雄市立美術館

樂高櫃第二代/中繼屋
Fast Construction!


黃宜清 Huang I-Ching

黃宜清建築師事務所 Huang I-Ching Architects


設計理念 Idea of Design

關注:貨櫃的空間特性 & 未來人類生存狀態之多元想像
明日地球:資源耗竭、氣候變遷、或發生不可預期災變 「方舟」是個概念,所代表的意涵是「希望」,我們思考「貨櫃」本身在災害發生後可以扮演何種角色以及提供何種功能〈或機能〉以發揮用處。
貨櫃作為一個「可以居」的盒子(Box)/容器(Container),擁有模矩化的尺寸,及易於吊裝還有運輸的特點,但同時它也有一些限制,假使災害發生在深山中,由於山區路窄甚至曲折,導致運輸及吊裝車輛不易進入,所以大型的組合型貨櫃屋則不適用於在這種區域來建造。但相反的,在平地空曠處〈如果地面已屬硬質鋪面更佳〉,貨櫃屋的建造就相對地容易進行,尤其貨櫃已是高度運輸業模矩化的產物,更符合營造快速建造所需的條件之一。
過去十年所發生的大型災害例如2004年南海大海嘯、2009年莫拉克風災、2011年日本311海嘯以及福島核災等,都有大量的災民需要被安置;在本計畫中我們將災民的安置依前後期階段依序分為:
1. 緊急安置:當災害發生時,應就災害發生地區或鄰近地區尋找最適當以及最安全的地方安置災民。緊急安置的位置離災區越近,災民越容易就近關心災害發生後的最新消息或尋找走失的家人,甚至是回去重整損壞的家園或是撿拾尚可搶救的物資或是紀念品等。
2. 中期安置:無論災民的家園是否能原地重建或是得另地重建,在家園損毀無法居住時都需要替這些災民找個立即棲身之所,即上述所謂的緊急安置,通常利用社區活動中心或是學校的禮堂或教室等〈如在山區則可能利用寺廟或是營區等〉,而且是群體共居的方式,災民需要對一般生活品質所要求的居住舒適性以及隱私性上頭做妥協,只求先有個遮風避雨之處即可。但家園的重建往往以年計數,因此緊急安置所提供的克難式環境僅供初期之用,在等待家園重建的這段時間,大約半年到三年不等,需要個中期安置計畫來安置這些災民,而且中期安置計畫的興建期程越短,災民就可以越快脫離克難式的生活,在等待家園重建的時間中,至少有個安全、有隱私及屬於自己家的感覺的居所可以居住。
3. 永久安置:可分災區原地重建或是得另地重建,如果是另地重建,災民雖比原地重建少了土地的情感連結,但至少還保有鄰里間的情感連結,總好過被分散到陌生的城市重新 開始生活的好。
我們計畫模擬災害發生時,如何在以學校當作災民收容地點情況下,迅速地以 貨櫃當作救災空間的組構單元來建構整個空間規劃。我們以一般市區小學的基本配置當作模擬的空間:一般市區的小學往往擁有一個至少200公尺的操場跑道,而且由於校地運動空間的不足,往往將球場設在操場的中間〈僅有少數小學的燒場中間是留設草皮〉,也因此學校的操場空間即是最佳用來當作救災使用的大型開放空間。考量一救災空間的規劃,不僅要考量災民的收容問題而已,還得要處理大量湧入的救災物資,可別忘了我們台灣人民的自主性救災物資動員力可是超強的,更別提除了政府派出的救災人員外還有自願到災區幫忙的人員也是要考慮在整個空間的規劃當中。

建築師簡介Introduction of Designer

2009年開始,黃宜清以「雙面芭比」的作品受高美館邀請參與「芭比的異想家居」的展出,接著2011年以「Leave me alone / 一個療傷與躲藏的地方」的作品參與「紙房子:一個人的小屋」的展出,然後2012年在高美館的促成下開始與董陽孜老師合作,陸續有「無聲的樂章‧變奏曲」以及「誠字展」的展覽合作;此外,也有協助策劃俄羅斯藝術家里歐尼‧堤胥可夫「在秋夜‧一個人的月亮」的公共藝術計畫與展覽。之後在2013年,由於高雄國際貨櫃藝術節改以思考貨櫃提供住居的可能性而以「可以居」作為該屆的展覽主題邀請建築師參與展出,遂以「樂高櫃」:以模組化作為設計概念而設計出的一間由三個貨櫃+鐵皮屋形式所組成的貨櫃屋參與展出。

建築師事務所簡介Introduction of Architects

黃宜清建築師事務所成立於2009年6月,開業六年以來都以承攬公共工程的設計監造為主,也因為我們事務所地點在台南較鄉下的地方,所以接案的類型較為多元,從建築、室內、景觀、公共藝術,到運動場所工程、展覽規劃、甚至活動的舉辦等等,均有參與。我們喜歡挑戰,並且不斷地在做設計的過程當中找尋樂趣,並在之後監造的過程緊盯著施工品質以維持當初設計所希望達到的水準。雖然辛苦,但是我們樂在其中。

回方舟地圖首頁